“十四五”能源規劃:煤電是“再建”還是“再見”

2021-04-13 10:01  來源:科技日報  瀏覽:  
煤電行業在未來的定位已十分明晰,就是其規模要不斷縮減。煤電行業需清醒認識到,在電力系統低碳轉型加速過程中,自己作為主力能源的優勢地位將逐漸失去,需要跟清潔能源協調發展。

馮相昭 生態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隨著我國提出“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多家能源央企規劃了自身實現碳中和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三峽集團確定2040年實現碳中和,比國家既定目標提前了20年;國家能源集團提出,可再生能源新增裝機達到7000—8000萬千瓦;大唐集團表示,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裝機超過50%,提前5年實現碳達峰;華能集團則要全力打造新能源、核電、水電三大支撐,積極實施減煤減碳……

各能源央企紛紛把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作為實現碳中和的重要舉措,對于占據我國電力行業“半壁江山”的煤電來說,“十四五”期間將迎來怎樣的變局?

“一煤獨大”是減污降碳的攔路石

據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發布的《中國2030年前碳達峰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2019年,我國58%的能源消費量由煤炭提供,二氧化碳總排放量有80%來自煤炭。我國煤電裝機量高達10.4億千瓦,占全球煤電總裝機量的一半,能源消費的二氧化碳排放強度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30%以上。

燃煤是碳排放、空氣污染的重要來源,“一煤獨大”的格局嚴重制約減污降碳目標的實現。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正研級高級工程師吳林說,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核心是能源問題,人為碳排放主要是化石燃料燃燒產生的。我國現在化石能源主要以煤電為主,這種能源結構如無重大改變,是不可能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

不過,即使面對如此巨大的碳中和壓力,我國煤電裝機核準量仍在增加。統計顯示,2018—2020年,我國煤電落后產能淘汰量超過3000萬千瓦,但僅2020年一年的煤電項目新核準量就超過3400萬千瓦,與3年的淘汰量相當。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中,12個省市的煤電裝機量仍在增加。其中,新獲核準的有河北邯鄲、山東菏澤、安徽、江蘇的5個煤電項目,總裝機量超過600萬千瓦。

2021年1月,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報告也指出,部分重點區域仍在違反有關規定新上燃煤發電項目,并沒有嚴格控制大氣污染重點防治區域的能源產能。

北京大學能源研究院副研究員、氣候變化與能源轉型項目副主任康俊杰說,“十四五”時期,考慮到我國還有1億千瓦左右的在建和核準未建煤電機組,除技術儲備和示范工程項目外,未來不應再核準新的商用煤電機組,并努力再退出5000萬千瓦以上的落后煤電機組,力爭到2025年前實現煤電裝機容量達峰為11.5億千瓦。嚴控煤電裝機將極大推動電力系統的清潔低碳轉型,促進電力行業碳排放提前達峰。

煤電從主力能源變為調節性能源

2020年我國對煤電項目在一定程度上的“松綁”,主要考慮到能源需求的持續增長。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何建坤教授說,我國當前仍處于工業化和城市化發展階段中后期,對未來經濟增速仍有較高預期,盡管不斷加大節能降碳力度,能源總需求在一定時期內還會持續增長,二氧化碳排放也仍呈緩慢增長的趨勢。

《報告》顯示,到2030年,我國經濟年均增速預計5%左右,能源需求預計年均增速2%左右;工業化和城鎮化快速發展,第二產業增加值占比39%,高耗能產業占比仍然較高。傳統增長模式產生大量碳排放,既要控排放,又要保增長,給碳達峰、碳中和帶來巨大挑戰。

何建坤說,“十四五”期間要堅決控制煤炭消費量增長,爭取實現煤炭消費量零增長,到“十四五”末實現煤炭消費的穩定達峰并開始持續下降。“十五五”期間可努力實現石油消費量達峰;天然氣消費增長導致的碳排放增加,則由煤炭消費量下降帶來的碳排放減少來抵消。

生態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馮相昭也表示,煤電行業已步入到需要為清潔能源更多讓位的階段,從主力能源變為調節性能源。國際能源署(IEA)的一個預測表明,電力系統轉型在加速,煤電大幅削減是必然趨勢。

《巴黎協定》確立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長期目標:到本世紀末,將全球氣溫升幅控制在工業化前水平2℃以內,并努力將氣溫升幅控制在工業化前水平1.5℃以內。清華大學發布的“中國長期低碳發展戰略與轉型路徑研究”成果顯示,在2℃目標下,到2050年,我國非化石能源要占到70%以上,非化石能源電力將占總發電量的約90%,基本形成以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為主體的近零碳排放能源體系,并從根本上保障能源供給安全,從源頭上控制常規污染物排放。

將為可再生能源發展提供支持

相對于煤電將從當前的主力能源變為調節性能源,風電、光伏發電等可再生能源將從替代能源向主力能源轉變。不過,風電和光伏發電波動性較大,如何保證電力系統的穩定輸出和用電安全?

中國能源研究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王衛權說,這就需要電網和具有靈活性的電源作為支撐,而煤電在這方面將扮演重要角色。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煤電將與可再生能源并存,煤電發電小時數減少、占比逐年下降,更多的煤電將通過靈活性改造,為可再生能源發展提供支撐,幫助可再生能源成為主力能源。

王衛權強調,創新才是解決未來問題根本的出路,要通過技術創新、模式創新,為可再生能源提供發展的新動能;通過體制和機制創新,打通政策與機制的堵點,激活發展動能。比如現在很多地方正在做能源消費總量和能源消費強度的“雙控”,將來對非化石能源可能“只控制強度不控制總量”。

國家能源局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我國可再生能源總裝機量約9.34億千瓦,同比增長17.5%。其中水電3.7億千瓦、風電2.81億千瓦、光伏2.53億千瓦、生物質發電將近2952萬千瓦。2011—2020年,可再生能源年增長率保持在10%—20%。

馮相昭說,煤電行業在未來的定位已十分明晰,就是其規模要不斷縮減。煤電行業需清醒認識到,在電力系統低碳轉型加速過程中,自己作為主力能源的優勢地位將逐漸失去,需要跟清潔能源協調發展。目前如果仍需新建煤電項目,建議同步建設碳捕獲、利用與封存技術(CCUS),積極開展CCUS低碳化改造等。

“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十四五’規劃非常關鍵。‘十四五’期間要強化非化石能源占比、GDP碳強度下降指標,對社會展現強烈的低碳轉型的信號和政策導向。”何建坤強調,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是在長期碳中和目標導向下的階段性目標,碳達峰時間越早,峰值排放量越低,越有利于實現長期碳中和目標,否則會付出更大成本和代價。

免責聲明:本網轉載自合作媒體、機構或其他網站的信息,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所有信息僅供參考,不做交易和服務的根據。本網內容如有侵權或其它問題請及時告之,本網將及時修改或刪除。凡以任何方式登錄本網站或直接、間接使用本網站資料者,視為自愿接受本網站聲明的約束。
相關推薦
能源消費大省的“十四五”如何選擇煤炭?

能源消費大省的“十四五”如何選擇煤炭?

近期,全國各省的十四五規劃陸續出臺。對于煤炭行業來說,主要供應省份和需求省份十四五規劃中關于煤炭的相關規劃將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中國煤炭行業的未來發展方向。
中國有條件加速擺脫煤電

中國有條件加速擺脫煤電

2020年中國新增煤電機組超過3800萬千瓦,是世界其他地區新增煤電裝機的三倍多,在建和宣布上馬的機組總量約2.5億千瓦,若全部建成投產,不僅會給實現碳中和目標增添很大阻力,還會進一步增加煤電資產擱淺風險。
國電科環集團2021年首個海外催化劑項目交付

國電科環集團2021年首個海外催化劑項目交付

國家能源集團科環集團所屬龍源環保催化劑公司生產的一批蜂窩式脫硝催化劑(共計177立方米)順利交付日揮觸媒化成株式會社(簡稱“JGCCC”),交貨后這批產品將應用于日本境內火電廠煙氣脫硝。
碳中和并不意味著化石燃料的完全退出,或助力火電估值修復

碳中和并不意味著化石燃料的完全退出,或助力火電估值修復

未來20 年新能源和火電仍將相互依存,電力公司或迎來盈利和估值雙修復。參考國家2060 年碳中和目標,未來20 年并未提及退出火電。而最近的電荒表明,清潔能源受制于時間和空間限制,并不能支撐冬季電力的缺口。因此,我們認為“十四五”乃至“十五五”期間,火電或仍將承擔基礎電源和輔助調峰電源的作用,不僅不該關,還應該增加機組,否則冬季電荒還會重來。
“十三五”時期中國煤電裝機占比降至50%以下

“十三五”時期中國煤電裝機占比降至50%以下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日前宣布,截至2020年底,全國全口徑發電裝機容量22億千瓦。其中,全口徑煤電裝機容量10.8億千瓦,占總裝機容量的比重為49.1%,首次降至50%以下。

推薦閱讀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6023390號-2 Copyright © 能源界 服務臺:010-63990880
美女被虐视频